阅读历史 |

第 113 章 if线(二十八)(2 / 4)

加入书签

南寂烟解释道:“是何弦何大人的折子,提了许多改革之策,其中一条是增加赋税,又写了些应对之策,皇兄想增加国力,又推行的是藏富于民的政策,此时增加一些倒也无妨,只是皇兄短时间不愿意征税于民,定然不同意他的折子,但他提的新策确实不错。”

苏言淙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,征战四方的钱准备从南疆那里拿了。

“他又参了你上朝之时,不穿玄色服饰的小毛病”她看向苏言溪的眼眸:“于是…”

何弦这个人,苏言溪记得,他当初做谏官的时候,便时时参她些小毛病,苏言淙觉得烦不胜烦,又觉得他确实有几分真才实学,便给他换了个职位,没想到换了职位,他仍在参自己。

南寂烟不能同意何弦的奏折,又觉得不能伤了他的心,索性同意了他这些无伤大雅的奏折,但到底是参了位侯爷,影响力还是有的。

苏言溪猜中了大半,道:“于是,你就把我推出去了?”

穿个白色衣服,也值得上个折子参一下,苏言溪实在了理解不了何弦的想法。

“何大人从偏远小城而来,为人正直,先后任职谏官、礼部,刑部,自是对礼法十分重视

,王室子弟出任重要场合需着玄色官服,这写在了刑法之中。”甚至按律得杖责。

苏言溪轻叹了一口气,“好吧,谁让我给正直的何大人留了小辫子呢。”

“而且…”南寂烟细长的手指紧紧的抓住身下的刺绣,清幽的眸子里似映衬着些遮掩不住的深情,她缓声道:“我也不喜欢你着白衣…现于人前…”

白衣的苏言溪,女子气质更明显,也…更吸引人。

闻言,苏言溪怔了一瞬,眸子里露出不可置信的欣喜,她倒是不曾发现,南寂烟竟会更喜欢她穿白色的衣服。

她很明显被取悦到了,望向南寂烟的清澈眸子,“所以,南大人你是在公报私仇吗?”

南寂烟:“……”

她沉默良久,脸颊染成了绯色,轻声应道:“是。”

苏言溪:“虽然我当官治国没你擅长,但我有爵位,你很冒犯我,明天我就去参你一本。”

南寂烟:“……”

她还没反应过来,苏言溪的吻就落了下来,将她轻易的按在了床上,南寂烟于此事上,实在无力抵抗苏言溪的胡作非为,很快就陷入了脸颊绯色,身上又没有力气的境地。

-

一次是侥幸,第二次可就是实力,黑娥第二次大胜归来,朝廷上的文武百官已不是上次的态度了,对这位年少的将军充满了敬意。

鉴于上次黑娥想要的赏赐太过了些,苏言淙并没有在群臣聚会上询问她的赏赐,只是按理赏了些金银财宝。

朝会结束之后,苏言淙才私下问黑娥的请求,又担忧黑娥因为上次的事情,有所顾忌,又给苏言溪递了眼色。

苏言溪:“你打了两次胜仗,赢的那般漂亮,你的请求,皇上都会同意的。”

黑娥这次回来,脸上留上了一道伤疤,多了些军人特有的肃杀之气,气质也沉稳了许多,可见,这次打仗,黑娥还是吃了不少苦的。

黑娥犹豫再三,咬了下牙齿,重重的跪了下来,磕头认罪道:“启禀皇上,臣别无所求,只求皇上放过家中亲人。”

“嗯?”苏言溪微微皱了皱眉头,只要黑娥没有谋反之心,她现在也不会轻易动这位名动天下的少年将军。

黑娥将自己的腰间佩剑取了下来,又摸上了自己的腰带…

“放肆!”苏言淙眉头愈深,沉声道:“大殿之上,黑将军宽衣解带是为何意?”

她可不想看男人的身体!

苏言溪亦困惑不解,黑娥打仗回来怎么看着一副不太聪明的模样,她也没得到消息说,黑娥打仗伤了脑袋啊?

黑娥:“臣有罪。臣…”

磕头的声音响彻大殿:“臣实则为女子之身,女扮男装是犯欺君之罪,臣愿以死谢罪,但请皇上放过臣的家人。”

苏言溪&苏言淙:“……”

她们还真的没有看出来,黑娥竟也是女子。不过也怪不得她们,草原女子比都城女子黑一些,她学的又是长枪这般使力气的武器,

手臂粗壮,只从外形上确实看不出来是女子。

苏言淙张了张嘴,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似沉思了良久,沉声道:“你可是被南疆的人发现是女子了?”

不然,她想不通怎么会突然爆了自己的身份,打了胜仗看着也不太高兴的模样。

“不曾。那会动乱军心。”黑娥摇了摇头,她身为一军主帅,若是被人发现了这样的事情,必然压不住手下的将军,战场也会乱作一团。

苏言溪也很是不理解:“那你为何这时自爆身份?”

她神色里露出一丝古怪:“莫不是你结识了心仪的男子,即便有杀身之祸也想恢复自己的女子身份?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